“村官”代表关心啥?——田里事、村里事、身

2015-03-11 来源: 作者:


    3月6日,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福建省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中新社发 杜洋 摄  

  北京3月10日电 题:“村官”代表关心啥?——田里事、村里事、身边事

  记者 徐德金

  “困难困难,困在家里就是难”,章联生代表打着手势,向记者强调农民“走出去”的重要性。

  这是章联生第十三次参加全国人大会议。他来自闽西山区,是龙岩市新罗区西安村党委书记。从1990年开始至今,西安村经济社会发展综合实力名列闽西村级首强,被誉为“闽西第一村”。

  “第一村”也有难事,章联生希望让村里剩余劳动力走出大山。“出路出路,走得出去才有路”;“没有文化、没有手艺,就走不出去。”

  福建共有68名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其中“村官”代表7人,都是村里的党支部书记、党委书记。章联生在“村官”代表中资格最老,最活跃,每年建议、议案最多。

  “村官”代表关心啥、关注啥?当然最直接的不外乎田里事、村里事、身边事。

  与章联生相比,福建省福清市阳下街道溪头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林和星显得比较沉静,他今天对记者说,为什么我要呼吁加强耕地保护?因为现在农村蚕食耕地的现象十分突出,这家一小块,那户一小块,这人搞个废品堆场,那人搞个沙石堆场,踩着红线游走在法律边缘,这样一来,基本农田都被糟蹋了。

  溪头村也是福建“明星村”,村里有台湾农民创业园、工业村,外来务工人口多。除“地不够用”让林和星感到头疼外,他还关心乡规民约在农村治理、管理方面的作用。溪头村是福建文明村,在这方面林和星颇有心得。

  “希望尽快缩短城乡保障距离”,“呼吁有关部门引导农民对农产品的生产加工”,全国人大代表、漳州市漳浦县古雷镇岱仔村党支部书记黄志峰提了两条建议。

  在同一场合,章联生也有两条建议:农村生态环境保护,扶贫脱贫工作。

  章联生说,建设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的新福建,农村不能拖后腿。农民要脱贫、要致富,但不能坏了环境,做到既能挣钱,又能保护生态。他建议政府对环境设施要加大投入,认为农民观念也要转变。

  泉州南安市梅山镇蓉中村党委书记李振生、宁德福鼎市白琳镇翁江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钟雪玲,分别来自闽南、闽东的全国人大代表,他们都关注农村扶贫工作,希望扶贫要“精准”,要“结对子”,要全社会都来关心。

  跟去年一样,全国人大代表、永安市洪田镇洪田村党支部书记邓文山说的还是种树与砍树的事,但赋予了“新意”——生态美就要多种树,百姓富就要多砍树,怎么解决这对矛盾呢?

  “村官”代表当然也议“大事”。但他们来自最基层,更多的时候总是用十分质朴的语言、生动的事例、直白的表述,反映老百姓最基本的诉求。

  有时候,“村官”代表的发言、讲话会给代表团的全体会议、分组讨论会现场带来笑声,气氛很快就变得活跃起来。

  但在他们的语境背后,依然不乏认真、执着的议政态度,希望自己的建议、议案能够“上达天听”。否则,就不需要像章联生代表这么“麻烦”了——这次,他带来了6件议案和23件建议,涉及立法、安全生产、扶贫、生态保护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