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国有企业还存在着非常明显的过度垄断

2015-03-09 来源:作者:

  今年年初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全面阐述了我国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的趋势性变化。1月2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4年中国经济运行数据,大家最关心的GDP,2014年的增速为7.4%,这一数据进一步印证了“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

  那么,经济新常态是否就是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放缓这一“常态”?应该如何看待“新常态”?在新常态的大背景下,应如何推进全面改革?全面改革应如何攻坚克难?针对这些问题,昨日,钱江晚报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等。

  “肉吃完了,剩下都是骨头,啃硬骨头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但别无选择”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

  全面改革是适应

  新常态的“关键一招”

  ●全面改革是适应新常态的“关键一招”

  记者:中国经济现在进入了新常态,我们应如何看待“新常态”?在这么一个大背景下,实质性的追求是什么?

  贾康:新常态,简要地说,首先是“新”的特征非常明显,原来那种两位数的增长无法延续下去,必须转为中高速。速度往下走,就应考虑怎样趋稳,对接到一个尽可能长时间的中高速增长平台上。我们不但要认识和适应新常态,同时又要引领新常态。新常态实质性的追求,是在这样一个顺应规律、经济增长速度下台阶的过程中,对经济增长的质量追求,这就必须实现结构调整优化。

  在结构优化、结构调整过程中,关键性的问题在于怎样发挥潜力、活力,对冲下行压力。而要处理好这个问题,除了刚刚谈到的“中高速”“结构优化”,还要跟上“决定性”的关键词——创新驱动、全面改革。总书记把“全面改革”描述为适应新常态的过程中的“关键一招”,因为认识、适应和引领新常态,是对应到中国现代化总体战略的。这个现代化总体战略的实现,关键一招就是改革,也是对应到克强总理所描述的、这次政府工作报告里再次强调的“制胜法宝”、“最大红利”。在我们已经到达改革深水区的情况下,需要进一步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来释放潜力、活力,来对冲下行因素。

  ●改革最根本的挑战是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

  记者:你认为推进全面改革的最大障碍在哪里?

  贾康:我个人感觉其中最根本性的挑战,还是总书记强调了多次的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也是学界早就说的,怎么样克服既得利益者的强大阻力和障碍——肉吃完了,剩下都是骨头,啃硬骨头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但别无选择。新一届政府成立的时候,克强总理就说再深的水也要蹚,因为它关系到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要不惜壮士断腕,这是历史性的考验。

  当然你要考虑全面小康、全面改革的配套条件。从三中全会到四中全会非常关键的配套,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三中全会强调经济改革为重点切入,四中全会强调依法治国,我的解读就是从经济改革重点切入之后,必须以全面的法制化来对应全面改革,实质性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那么这个框架就清楚了。三个全面后面当然再加上反腐倡廉,我们首先从执政党做起,全面从严治党。

  我个人的看法是中央的四个全面已经非常清晰地形成了一个顶层规划。我们现在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对于全面小康再对接到后面的中国梦,必须把握好四个全面顶层规划。我个人认为在经济增长速度的换挡期、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期、以及前期刺激政策效应的消化期后面,还需要加上改革攻坚克难的推进性,特别强调主观可以有为,而且必须有为。

  ●国有企业还存在着非常明显的过度垄断

  记者:去年以来国企改革是一个热门的领域,现在有二十几个省份都推出了地方版的国企改革方案,中央层面的国企改革方案据说也很快就要推出了。你觉得国有企业的弊病在哪里?

  贾康:可能不能否定现在我们的国有企业仍然延续了一些旧体制的弊病,而这些弊病是应该去除的。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国有企业,还存在着非常明显的过度垄断。我们经济生活中真实的图景是不完全竞争,既然如此,就得承认存在垄断因素。但这个垄断因素不能过度,中国现在实际问题是,过度垄断的因素几乎比比皆是。

  比如说金融系统,很多人不承认还存在垄断问题,说“有这么多家银行在竞争啊”。但你观察一个现实情况,不光是边远区域很多小微企业、小微创业得不到什么线下的融资支持,就在咱们中心区,居民所享受到的金融服务,还明显处于短缺状态。中国总体上告别了短缺经济时代之后,有少数的领域里短缺还非常明显。比如金融服务,你现在随便到一个营业厅,排号往往要排二十几个号、三十几个号甚至更长的队,这种情况已经存在多年的短缺了,它为什么不能改变?不能改变就说明有某种过度垄断的因素抑制一个更有效率的、更使老百姓得实惠的竞争过程。

  ●政绩考核体系不应再陷入GDP崇拜

  记者:在新常态下,怎么把握速度和改革之间的相互关系?

  贾康:在速度的把握方面,速度高一点低一点其实不是关键问题。我个人认为更值得观察的是政绩考核体系,它能否摆脱GDP单一目标,以多种目标一起做科学考评。关键是这个考评要尽可能地符合客观规律,整个的大势进入中高速以后,这个考评体系不能再流于空谈。

  记者:也就是不能再以GDP论英雄。

  贾康:对,不能GDP挂帅,不能再陷入GDP崇拜。这方面其实也要有一个监督和考评机制,为官不为,很容易陷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思维。改革的事情我表表态,实际上不做,谁愿意去啃这个硬骨头?如果都是这个样子,无法考评,无法推进改革的话,那么就会类似经济当中的劣币驱逐良币,无作为的、就混自己一个乌纱帽的官员,会驱逐那些有作为、敢承担风险的官员。改革中间必然要出风险,改革也应该允许可能出现的一些失误。这个关系的掌握,我认为是所谓速度和改革相互关系中的一个很重要的实质问题。(记者 黄小星)